科技前沿
“隼鸟2号”样本舱回收展现日本宇航技术实力
发布日期:2021-11-23 21:56   来源:未知   阅读:

  12月8日,日本相模原市,“隼鸟2号”探测器样本舱被从卡车上运往园区,日方小组对其进行了回收。样本舱内装从“龙宫”小行星上采集的碎石、砂尘。日本科学家随后将依原定程序对这些碎石、砂尘展开研究。视觉中国供图

  与中国“嫦娥五号”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将择机返回地球几乎同时,日本小行星探测器“隼鸟2号”样本舱顺利返回地球。日本科学家将对样本舱带回的小行星砂尘物质进行分析,探究太阳系成因与生命起源。“隼鸟2号”成功实现小行星探测系列任务,集中展现了日本宇宙航空技术实力,以及众多小企业的深厚技术经验积累。

  “隼鸟2号”去年7月着陆距地球约3亿公里的小行星“龙宫”,采集岩石砂尘等物质,去年11月从“龙宫”出发飞往地球。今年12月5日下午,“隼鸟2号”的样本舱在距地球约22万公里处分离,独自飞回地球。12月6日凌晨,样本舱“如流星一般闪亮划过澳大利亚上空”,最终降落在澳南部沙漠的目标区域。日媒报道称,为迎接样本舱,日方早早就在澳设立了测控中心,澳大利亚政府派遣军方人员第一时间搜寻样本舱,严密保全护送给日方。

  至此,“隼鸟2号”6年飞行约50亿公里的探测小行星“龙宫”任务结束。它将利用剩余燃料继续遨游太空,可能将再花11年时间、飞行约100亿公里,抵达直径仅30米的“1998KY26”号小行星,实施新的挑战性探测任务。

  12月6日下午,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隼鸟2号”项目负责人津田雄一对媒体表示,日本已掌握并确立行星星际往返技术。他说:“样本舱状况良好。‘隼鸟1号’开启了行星星际往返技术的大门,‘隼鸟2号’则跨越了这扇大门。”

  8日早晨,样本舱被运抵东京羽田机场,很快将被送往JAXA位于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宇宙科学研究所。日方研究团队计划在一系列检查程序之后,在本月中旬对样本舱启封,大约花半年时间“记录”其中的“龙宫”小行星砂尘物质样本,然后开始对这些样本进行实质性分析研究。

  日本民众纷纷对样本舱顺利返回地球而欢欣鼓舞,认为这是日本航天史上值得记忆的一刻。当样本舱突入大气圈壮观景象的画面通过电视画面传来的时候,有的民众甚至激动得热泪盈眶。由此,一些少年儿童萌生出对航天科技与空间探索事业的浓厚兴趣。

  日本政府高层人士也相继对样本舱的返回表示祝贺。首相菅义伟第一时间发推文表达他的喜悦心情。文科大臣萩生田光一称,“隼鸟2号”顺利完成高精度运行,是向海内外展示日本高超宇宙探测技术能力的一大举动。科技大臣井上信治表示,样本舱返回是JAXA和有关企业、大学研究人员等不惧失败、勇于挑战、不懈努力取得的成就。希望今后秉持长期性策略继续实施宇宙科学与探测活动,积极推进宇宙开发利用。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说,他对样本舱的返回感到非常欢喜,项目整体顺利完成,向国内外展现了日本在相关领域领先世界的技术水平。他同时对人类首次从小行星内部采取到砂尘样本寄予高度期待,希望由此在解析地球生命成因方面有“惊人发现”。

  日媒相关报道还重点聚焦了“隼鸟2号”的科技首创业绩、整合能力和小企业技术贡献。其中,《日本经济新闻》6日报道认为,“隼鸟2号”探测“龙宫”的旅程,实现了七方面的技术首创,包括:形成对天体的人工撞击坑;使用小型机器人对小天体实施移动探查;向小天体投下不同的探测机器人;对同一小天体的两个地点实施着陆;在极高精度要求地点成功着陆;对地球圈以外天体内部进行调查;实现人工卫星对不同最小型小天体绕飞。该报道认为,“隼鸟2号”使用金属弹击打小行星的技术模式,可用于对小行星的样本采集,未来或可用于改变可能撞击地球的小行星的飞行轨道。

  另据NHK电视台报道,样本舱带回的砂尘物质的研究团队负责人、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JAMSTEC)高知核心研究所主任研究员伊藤元雄表示,样本舱如同一个最贵重的“百宝箱”,他们将使用日本国内屈指可数的精密仪器对“龙宫”砂尘进行分析,争取2022年夏天以前公布研究结果,希望能从各个角度探究太阳系的起源。

  日本国内普遍将“隼鸟2号”视为集约了日本所有高精技术的结晶,JAXA发挥了“司令部”作用。值得特别书写一笔的是,“隼鸟2号”的研发制造过程共有二三百家企业参与,其中多数为日本企业,小企业的技术贡献同样不可忽视。比如,神奈川县横滨市的下平制作所,注册资本仅1000万日元,员工约30名,此次为“隼鸟2号”提供了诸多零部件,包括样本舱脱离装置所需的弹簧开关,一些零件手工加工误差小于0.06毫米。又比如,埼玉县羽生市的Kittseiko公司,员工仅23人,早在1970年就曾为日本首颗人造卫星“大隅号”加工螺丝,之后50年从未放弃宇航领域等特殊螺丝的研发制造事业。在许多人看来,日本诸多小企业平常总是“其貌不扬、不声不响”,实则靠副业维持公司运转,在主业上精益求精。这些小企业往往都是在国家科研事业取得重要成果之后,经过日媒披露才“突然”声名大噪。

  其实,美国方面早就注意到了日本小企业的技术实力。据日媒报道,美国军方关联资本多年前就已开始搜罗日本小企业手中的高技术,意图实施收购、买断。日本政府当然对此有所警觉。日本高科技领域的小企业目前也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面临生存发展的挑战,日本政府已出台诸多救助扶持措施,防止中小企业手中的技术流失。为夯实国家整体科技研发与产业的坚实基础,日本政府也在酝酿加强相关知识产权保护政策,阻止日本大企业仰仗资本和市场优势“大鱼吃小鱼”,盘剥侵吞中小企业的科技创新成果。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与中国“嫦娥五号”顺利完成月球表面自动采样、并将择机返回地球几乎同时,日本小行星探测器“隼鸟2号”样本舱顺利返回地球。日本科学家将对样本舱带回的小行星砂尘物质进行分析,探究太阳系成因与生命起源。“隼鸟2号”成功实现小行星探测系列任务,集中展现了日本宇宙航空技术实力,以及众多小企业的深厚技术经验积累。

  “隼鸟2号”去年7月着陆距地球约3亿公里的小行星“龙宫”,采集岩石砂尘等物质,去年11月从“龙宫”出发飞往地球。今年12月5日下午,“隼鸟2号”的样本舱在距地球约22万公里处分离,独自飞回地球。12月6日凌晨,样本舱“如流星一般闪亮划过澳大利亚上空”,最终降落在澳南部沙漠的目标区域。日媒报道称,为迎接样本舱,日方早早就在澳设立了测控中心,澳大利亚政府派遣军方人员第一时间搜寻样本舱,严密保全护送给日方。

  至此,“隼鸟2号”6年飞行约50亿公里的探测小行星“龙宫”任务结束。它将利用剩余燃料继续遨游太空,可能将再花11年时间、飞行约100亿公里,抵达直径仅30米的“1998KY26”号小行星,实施新的挑战性探测任务。

  12月6日下午,日本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JAXA)“隼鸟2号”项目负责人津田雄一对媒体表示,日本已掌握并确立行星星际往返技术。他说:“样本舱状况良好。‘隼鸟1号’开启了行星星际往返技术的大门,‘隼鸟2号’则跨越了这扇大门。”

  8日早晨,样本舱被运抵东京羽田机场,很快将被送往JAXA位于神奈川县相模原市的宇宙科学研究所。日方研究团队计划在一系列检查程序之后,在本月中旬对样本舱启封,大约花半年时间“记录”其中的“龙宫”小行星砂尘物质样本,然后开始对这些样本进行实质性分析研究。

  日本民众纷纷对样本舱顺利返回地球而欢欣鼓舞,认为这是日本航天史上值得记忆的一刻。当样本舱突入大气圈壮观景象的画面通过电视画面传来的时候,有的民众甚至激动得热泪盈眶。由此,一些少年儿童萌生出对航天科技与空间探索事业的浓厚兴趣。

  日本政府高层人士也相继对样本舱的返回表示祝贺。首相菅义伟第一时间发推文表达他的喜悦心情。文科大臣萩生田光一称,“隼鸟2号”顺利完成高精度运行,是向海内外展示日本高超宇宙探测技术能力的一大举动。科技大臣井上信治表示,样本舱返回是JAXA和有关企业、大学研究人员等不惧失败、勇于挑战、不懈努力取得的成就。希望今后秉持长期性策略继续实施宇宙科学与探测活动,积极推进宇宙开发利用。内阁官房长官加藤胜信说,他对样本舱的返回感到非常欢喜,项目整体顺利完成,向国内外展现了日本在相关领域领先世界的技术水平。他同时对人类首次从小行星内部采取到砂尘样本寄予高度期待,希望由此在解析地球生命成因方面有“惊人发现”。

  日媒相关报道还重点聚焦了“隼鸟2号”的科技首创业绩、整合能力和小企业技术贡献。其中,《日本经济新闻》6日报道认为,“隼鸟2号”探测“龙宫”的旅程,实现了七方面的技术首创,包括:形成对天体的人工撞击坑;使用小型机器人对小天体实施移动探查;向小天体投下不同的探测机器人;对同一小天体的两个地点实施着陆;在极高精度要求地点成功着陆;对地球圈以外天体内部进行调查;实现人工卫星对不同最小型小天体绕飞。该报道认为,“隼鸟2号”使用金属弹击打小行星的技术模式,可用于对小行星的样本采集,未来或可用于改变可能撞击地球的小行星的飞行轨道。

  另据NHK电视台报道,样本舱带回的砂尘物质的研究团队负责人、日本海洋研究开发机构(JAMSTEC)高知核心研究所主任研究员伊藤元雄表示,样本舱如同一个最贵重的“百宝箱”,他们将使用日本国内屈指可数的精密仪器对“龙宫”砂尘进行分析,争取2022年夏天以前公布研究结果,希望能从各个角度探究太阳系的起源。

  日本国内普遍将“隼鸟2号”视为集约了日本所有高精技术的结晶,JAXA发挥了“司令部”作用。值得特别书写一笔的是,“隼鸟2号”的研发制造过程共有二三百家企业参与,其中多数为日本企业,小企业的技术贡献同样不可忽视。比如,神奈川县横滨市的下平制作所,注册资本仅1000万日元,员工约30名,此次为“隼鸟2号”提供了诸多零部件,包括样本舱脱离装置所需的弹簧开关,一些零件手工加工误差小于0.06毫米。又比如,埼玉县羽生市的Kittseiko公司,员工仅23人,早在1970年就曾为日本首颗人造卫星“大隅号”加工螺丝,之后50年从未放弃宇航领域等特殊螺丝的研发制造事业。在许多人看来,日本诸多小企业平常总是“其貌不扬、不声不响”,实则靠副业维持公司运转,在主业上精益求精。这些小企业往往都是在国家科研事业取得重要成果之后,经过日媒披露才“突然”声名大噪。

  其实,美国方面早就注意到了日本小企业的技术实力。据日媒报道,美国军方关联资本多年前就已开始搜罗日本小企业手中的高技术,意图实施收购、买断。日本政府当然对此有所警觉。日本高科技领域的小企业目前也深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面临生存发展的挑战,日本政府已出台诸多救助扶持措施,防止中小企业手中的技术流失。为夯实国家整体科技研发与产业的坚实基础,日本政府也在酝酿加强相关知识产权保护政策,阻止日本大企业仰仗资本和市场优势“大鱼吃小鱼”,盘剥侵吞中小企业的科技创新成果。